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

无间道之警车穿越史

2018-01-11 14:15

清晨,我在睡梦中惊醒,身边是仍在酣睡的女郎,婀娜身段就像昨晚、前晚、大前晚,还有大大前晚的情节一般曲折。我抬头看了看房间的日历:

1949年4月28日

杜老大昨晚刚逃离上海,今天就要跟王警官见面,没时间回味已经过去的那些荒唐:是做警察更惊险,还是做青帮更刺激?

一把冷水泼到脸上,思路多少理清了一点,今天的第一站应该还是书店,书店确实是一个跟王警官见面的不错地点,人员简单,而且谁都可以看书——无论是青帮还是警察,对吧。

每次开动自己的雪佛兰萨博班(SUBURBAN)汽车,我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选这台车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警察巡逻车也是用的这款,我开着顺手,在警官学校的时候就练习得很熟练——当然,是在被开除之前。

这台车大概是中国最早的“七座SUV”吧,还有6缸发动机,在美国,它属于最早一批搬到郊区的中产阶层,而在上海,它主要被用作警车。我一个青帮头目,开着警车同款招摇过市,很离谱是吗?其实一点也不,我的想法,世界上只有王警官懂:我需要萨博班来提醒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“那个人,到底是谁?”王警官开门见山,经过了几次行动失败以后,王警官希望我帮他找出内鬼。

“不确定,可能是树海,也可能是德武。 ”

“已经查了三个月了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今天是4月28日嘛,但你也知道你们家里有多复杂,有些人……怕是你知道有问题了也得‘打狗看主人’对吧?话说回来,小孩子都知道,国mindang随时可能倒台,每个人都在找后路,你又何必还这么认真?”

“哼,你的杜老大昨天都开溜了,你还来关心我的事?”

说着,王警官走出书店,钻进了他那辆道奇WC系列敞篷小型卡车,这是一台老款,白色车身,前风挡玻璃下写着POLICE PATROL英文字样和“警备车”繁体中文字样,在翼子板上安有红色的警报喇叭。印象中,自从跟王警官接头以来,他开的就一直是这台车,“哼,这车,跟他人一样老派”。

忽然,我在书店窗户瞥见了一台更老式的美国福特T型车,车里坐着的竟然是国基,“他来这里干什么?”其实,我很早就开始怀疑国基了,他比我还早进青帮,凑巧的是,他开的这台福特T型车也曾经被用作巡逻警车,只不过用在警车的话会加长改装成7到8人座,警察嘛,给那么舒服的座位干什么。

话说,当年在警官学校的时候,这美国福特T型车我也开过,最喜欢的就是转动车里的一个摇把,警报器就会发出“呜呜”的叫声。猛然间,国基的一个动作,打断了我的思绪,他的手分明做了一个转动的姿势!莫非,他是……?!

“喂,国基,今晚出来喝一杯,杜老大在香港给我们新的指示了。”

入夜

我做了决定,拨通了电话。

晚八点,国基准时出现在了百乐门对出的路边,我开着萨博班,手里紧紧地握着枪,等到萨博班开到国基面前,我摇下车窗,“嗨,兄弟……”国基把头伸进车窗跟我打招呼,然而这就是他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了,一声枪响,国基倒在血泊中,鲜血染红了萨博班的副驾驶位。

其实,国基到底是青帮还是警察?又或者两者都是?我也说不清,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,我必须要他的命。为什么?因为他至少曾经是警察,而我,却要逃脱警察身份——准确地说——是国mindang警察的身份,我需要国基的命来做投名状。杜月笙溜到了香港,因为他害怕,我也一样啊。留在上海,到时我是警察?我是青帮?谁又能说得清呢。

夜奔

我坐上了前往广州的火车,我将在那里中转前往香港。那晚在火车上,我睡得跟死猪一样,比任何一个需要窈窕女郎才能入睡的晚上都要舒坦。

……

一觉醒来,火车渐停

车门打开,一位身着制服的男士笑面相迎:“曾同志你好,你的档案我们已经收到了,以后,你可以堂堂正正地做公安了。”

“同志”?“公安”?

没等我想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,眼前的制服男就把我带上了停在月台的警车,这是一台桑塔纳,车上放着一份报纸,报头的日期明明白白:

1986年4月29日



上一篇:亲兄妹间为啥要搞“无间道”

下一篇:韩国一公司要把《无间道》拍成音乐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