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都有哪些落马官员曾当庭喊冤?

2017年12月28日,甘肃省高院发布刑事裁定书:兰州交通运输局原局长颜承鲁由无期徒刑,减为有期徒刑22年。大白新闻(微信ID:dabaixinwen)注意到,其在一审被判刑后曾当庭喊冤,声称“这是不折不扣的冤案,我要上诉”。

据了解,当庭喊冤的落马官员可不止颜承鲁一个:被媒体报道称为“贪坚强”的安徽省滁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、明光市委原书记张松坚,在落马后还喊冤;国家发改委4名落马同事也都曾在庭审时喊冤,并否认指控……

自称“我有错,但不构成犯罪”

据了解,2017年12月28日,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刑事裁定书:甘肃省兰州市交通运输局原局长颜承鲁由无期徒刑,减为有期徒刑22年。据悉,现年64岁的颜承鲁于2012年5月落马。仅半年后,其因受贿1033.8万元、2万英镑,一审获无期徒刑。

据悉,颜承鲁在庭审自我辩护中曾坦言自己“交友不慎”,甚至怀疑是“落入他人设好的圈套”,但他坚持认为:我的部分行为的确有错,但并不构成犯罪。其辩护律师提出“20项程序违法”,质疑此案从侦查阶段到开庭阶段都存在程序违法。

据媒体报道,听判后,颜承鲁声称“这是不折不扣的冤案,我要上诉”。此后,甘肃高院于2013年8月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。经审理认为,此案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充分,原审定罪处刑及适用法律均正确,审判程序合法。后来,该上诉被驳回,维持原判。

公开资料显示:颜承鲁现在甘肃省新桥监狱服刑。2017年11月10日,刑罚执行机关认为该犯在近期确有悔改表现,具体事实如下:认罪服法,悔罪态度诚恳,遵守监规纪律,能够按照《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》严格约束自己的言行,改造态度端正,无违规违纪行为。

资料显示:该犯在监狱服刑改造期间,服从民警管理,能够克服自身年老体弱的困难,认真完成监区卫生打扫等劳动改造任务,积极主动,态度端正,较好地完成了监区安排的各项劳动任务,表现良好。

被称“贪坚强”落马还喊冤

早在2012年1月,媒体就曾报道了安徽省滁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、明光市委原书记张松坚的消息。消息称,2011年7月,张松坚受贿案终于尘埃落定。安徽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驳回张松坚的上诉,维持一审法院判处其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。

文章称,在这份仅有7页纸的刑事裁定书中,有一句话特别醒目:“本院认为,上诉人张松坚……受贿数额特别巨大,犯罪情节特别严重,且在被审判期间始终拒不供认主要犯罪事实,没有悔罪表现,应依法惩处。”

而在一审判决中,也有对张松坚认罪态度相同的表述,称其“在被审判期间,拒不认罪”。法院这样认定其实并不意外。据悉,此案一审开庭审理时,面对检察机关的指控,张松坚就为自己“喊冤”,辩称指控其收受的97%的贿赂款都是“子虚乌有”。

另外3%的款项则是自己的奖金和礼金。他甚至声称当地民风不好,100多人都来作伪证“陷害”他。

检察机关指控,被告人张松坚在任滁州市南谯区常务副区长、区长、区委书记和明光市市委书记、滁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,在企业改制、干部任用、分配安置、土地转让及开发等领域中为他人谋取利益,并收受贿赂。

在11年时间里,张松坚先后423次收受162名党政干部和企业人员贿赂,平均不到10天就受贿一次。在滁州市南谯区任职期间,他先后收受该区21名党政干部、公司企业人员贿赂款、购物卡计18万余元。

在明光市任职期间,他除收受明光市9名企业董事长等人贿赂款、购物卡210万元外,还收受明光市132名党政干部贿赂款、购物卡计207万元。在其单次受贿中,10万元以上的就有10次,最少的一次为800元。

一审宣判后,张松坚提出的上诉理由也似乎“一脉相承”:判决书认定他非法收受428.3万元和价值7.08万元的购物卡不是事实,他没有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钱款,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宣告他无罪。

一位来自公诉部门的检察官告诉记者,在近年来安徽被查处的贪官的判决书中,明确表述被告人“始终拒不认罪”、“没有悔罪表现”的,张松坚受贿案恐怕是第一例。

4位落马同事都“当庭喊冤”

2017年8月,媒体报道称,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受贿案于近日宣判,被控受贿511万元的曹长庆获刑11年。据媒体报道,曹长庆在庭审中当庭喊冤,否认大部分指控。2016年9月,曹长庆受贿案在北京一中院开庭审理。

检方指控:2007年至2014年,其利用职务便利接受北京市中兴正信会计律师事务所、河北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和个人的请托,为上述单位和个人在承担审计业务、电价调整以及安排工作等事项上提供帮助,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务511万元。

不过,曹长庆在庭上仅承认了价值100万元左右的“朋友赠予的高级照相机、镜头、房屋装修费和茶具座椅等物品”,对检方指控的400余万元电力企业行贿款坚决否认。据悉,2006年6月,其改任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,直至2014年5月退休。

2014年8月,曹长庆外出回京时,在机场被带走调查。自2016年9月曹长庆受贿案一审开庭后,宣判日期多次推延,至2017年8月17日宣判。

据悉,落马官员受审时当庭喊冤,曹长青并不是第一个。有媒体曾报道称,最近一年多来,曹长青在国家发改委的3名同事——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许永盛、能源局核电司原司长郝卫平、能源局电力司原副司长梁波,都曾在庭审时喊冤,否认指控。

2015年11月,郝卫平受贿案在北京市一中院开庭。据检方指控,郝卫平单独或者伙同其妻刘某,非法收受934万元人民币、3.5万美元,以及明显低于市场价格购买房屋两套,共计折合人民币1240余万元。

郝卫平当庭否认了大多数指控,仅承认98万元受贿数额。他自称,在侦查期间为争取好的认错态度,虚构了一些受贿情节,均是其认为最不可能给其行贿的企业和个人。

2016年8月,法院宣判,认定检方指控的全部事实,以受贿罪判处郝卫平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。据2016年10月报道,“郝卫平对判决不服,通过其律师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上诉,目前案件正在二审程序中。”

2016年2月,许永盛受贿案在北京市一中院开庭。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,许永盛在担任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司长期间,为中国华能集团、中国国电集团等八公司及下属单位在27个电力项目的审批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折合共计561万元。

当时许永盛当庭喊冤否认指控,称其所谓供诉和亲笔供词,“是遭到了刑讯逼供,办案人员以其妻子和儿子要挟,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违心做出的”。

据报道,许永盛几乎否认了控方全部指控,只承认收受一台按摩椅。在法院调查和质证环节中,许永盛几度情绪激动至落泪,并多次表示检方指控中的很多行贿者其并不认识,还多次提出要求做测谎。2017年1月,许永盛案宣判,其被认定受贿罪名成立,获刑13年。

梁波案的审判则更为一波三折。2016年1月,梁波案开庭审理,检察院指控梁波收受多家央企民企的贿金500余万元。梁波则在庭审中翻供:“因为家人受到威胁,我做了大量有罪供述。”

公开资料还显示:梁波在做有罪供述之前,曾自杀未遂。最后,据媒体报道的消息显示:梁波最终获刑12年。

[资料来源:法制晚报、正义网、检察日报、北方网、新京报、甘肃省高院等]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